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小说

愿你永远有退路小说全文在线阅读-杜款款胡松拓小说无删减版

2020-08-01 05:35:15
愿你永远有退路第14章 我们结婚啊

岳流苏来了,言笑晏晏的样子,穿着一件oversize的毛衣,袖口是翻飞的蝴蝶结。是杜款款给她的其中一件。

杜款款冷眼看着她来,翩翩蝴蝶一样脚步轻快地飞进来,愈发让她觉得厌恶。但是又觉得,的确是跟自己很像。

岳流苏若无其事地说:“等很久了吧?怎么不点东西喝?”笑起来还是很甜美,仿佛真的关心她。

或许岳流苏从没有改变过,她一直是这样细水长流的野心。

杜款款说:“免了吧,我怕一会激动拿起来泼你。”

“噢。”岳流苏于是自己点了抹茶拿铁,还问杜款款,“你生气啦?”

“没有,我至于跟你生气吗?”

杜款款这会是真的没气了。她看着岳流苏得意的神采,就像幼儿园小朋友偷吃了别人一颗糖,那样昭然若揭的坏心眼,她突然觉得跟她生气是很不值得的事。

毕竟她确信,在胡松拓心里,永远没人比得上她。杜款款生气不过是因为她根本不允许胡松拓有第二个人。

她甚至猜得到岳流苏是怎样忍辱负重,作为胡松拓的下属跟自己做朋友,压着一颗嫉妒的心顺着自己。印象里她们甚至从没有过意见不合,杜款款还以为是跟她真的合拍,换位思考一下就明白岳流苏被挤压的心,那该是多么违心地在迎合她。

杜款款这么一想,甚至都有点同情岳流苏。这样长时间的虚情假意,不心理扭曲才怪。

岳流苏端着抹茶喝了一口,慢条斯理地说:“你不用装不在乎,我知道你有多难过。”

杜款款索性承认了:“我当然难过。毕竟是被最好的朋友背叛。”

“你这话说得,我都不知道从哪开始纠正了。”岳流苏很夸张地笑起来,“我居然是你最好的朋友啊,真是受宠若惊。”

“以前是,到昨天都还是。”

“真感动。那我们就继续姐妹情深好了。”岳流苏一板一眼地说,“我并没有背叛你,你和他已经分手了。”

“这我当然知道,这是我和他之间的问题。”杜款款从善如流,“我会另找时间跟他谈的。”

身后的电视上,娱乐新闻正播到早上的首映礼,杜款款对着台下高频的闪光灯,目光清亮坚毅,几乎没有眨眼。

岳流苏端着杯子的手指微微发紧。不带这样的,你精心挑选的攻击性话语都被她轻松化解,你夸她她谢谢你,你怼她她也谢谢你,说不用你提醒我都知道,仿佛是好整以暇,仿佛金刚不坏,光芒万丈来看你的笑话。

岳流苏是来观摩她狼狈的模样的,这下有些失望,紧跟着是怒意和仓皇。她几乎忘了是自己主动约了杜款款,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岳流苏斟酌着说:“我喜欢胡松拓,很久了。”

“我能理解。”杜款款点点头,“不过再久也久不过我。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还没我高呢。”

“你总是这样。”岳流苏突然找到论点,“把你和他认识得久当成筹码。你倒是以为,感情是用时间做资本的吗?不,你根本不爱胡松拓,你只是在乎你自己,一心想着被爱,你为胡松拓付出过什么?”她舒一口气,越说越正义凛然,“我爱胡松拓比你多,我从没有乘虚而入,是你自己不珍惜,才会失去胡松拓。”

杜款款就后知后觉地想,原来在外人看来,她是这样的形象啊。听起来非常有道理,是她自作孽,才落得这样的下场。可她明明觉得,自己已经耗费了全部的心力来维持这段感情,她很茫然,不知道所谓的“付出”到底该怎样付诸实践。

她只好强打精神,换一个地方敲打岳流苏。她调整了一下坐姿,说:“你这衣服,是我从纽约回来机场照的那件吧。你穿也挺好看的。”

画风转得急,就像从上一个话题里落荒而逃。

岳流苏噎了一下。

杜款款懒得跟她多说,“穿我穿过的衣服,用我用过的男人,你又何必对我亦步亦趋?大家人生都挺艰难的,谁都不要恶心谁了。”她拿起包就要走。

岳流苏只是伸长了胳膊:“在这!”

杜款款回头一看,竟然是胡松拓。

真是戏剧性的一刻。

她早该猜到岳流苏要靠胡松拓来撑腰,只有这个才足以给她狠狠的一击,杜款款有些后悔刚刚逞口舌之快,说出难听的话。也不知道他听到了没有。

杜款款是不打算久留的,低着头连招呼都不想打,就要从他身边窜过。

但还是听见他说:“我是你用过的男人吗?”

他面无表情,看不出喜怒。

“是。”

“古耐说你状态不好。”胡松拓叹了口气,又说,“但我看你活蹦乱跳的,精气神比我还好。看来是不必担心你了,还有力气来跟别人理论。”

杜款款不想被外人看了笑话,挺直腰杆:“你是在关心前女友吗?”

“是。”他揉揉眉心,“我在担心你。”

“那你竟然看不出我又伤心又脆弱吗?你竟然明知道这是我家楼下还来见她?”杜款款瞪着他,在胡松拓面前,她演不来坚强。

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,拂袖而去。

胡松拓看着她风风火火地走掉,还是气宇轩昂的样子,忍不住轻轻笑了。

胡松拓坐到杜款款刚刚坐过的位置,看着对面跟杜款款有八成相似的女孩子,脸很快冷下来,“我是来跟你说清楚的。”

“你也听到了,为了自己的面子,杜款款什么话都会说,也什么事都会做。”岳流苏极为认真,是真心实意地劝他,“我不是说她不爱你,但她根本爱自己更多。”

岳流苏身子不住地往前倾,指着自己的胸口,“可是我,没人比我更爱你了。”

她近乎偏执。

她也真的为胡松拓豁上了一切。不过是兼职的时候接过他递的一瓶饮料,听他亲切地跟她说“辛苦了”,就错觉自己是不同的,放弃大把的工作机会来给胡松拓做助理,相信总有一天足以取代杜款款。要不是被郑东津发现,她还会一直待在他身边。

胡松拓耐着性子:“我对你特别,只不过因为你长得像杜款款,所以需要你罢了。就算是我在利用你……你只是我的一个助理,离开你一切都照常,我的新助理一样很好用。”他也有点惋惜,“你不要再骗自己了,我根本不可能爱上你。”

岳流苏咬着嘴唇。

“这么说吧,我跟杜款款谈了十年,谈崩了,然后我又去找一个跟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。我这不是变态吗?”胡松拓觉得自己说得特有道理。

“我哪里不如杜款款?”

“喔……”胡松拓迟疑了一下,“那我说实话了,对我来说,你哪里都不如杜款款。”

“你撒谎!你明明跟我抱怨过很多次杜款款的不好。”

“那是我还把你当朋友。”胡松拓双手撑在膝盖上,“现在我特后悔跟你说过那些,好像给了你错误的引导。事实是,我不仅爱杜款款的好,也愿意包容她的不好,杜款款也是一样。因为你完全站在我的立场,所以会觉得杜款款无理取闹,但是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,我知道是我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。”

“岳流苏,我对你除了抱歉,没有其他的感情。”胡松拓说,“托你的福,我还跟杜款款公开恋爱了。以往的事我都不追究,希望你也能放下我,去过你自己的生活。”

岳流苏不作声,默默喝完杯里的饮料。放得太久,杯底是凉的。

胡松拓提议送她回去。胡松拓说:“最后一次了。”

去停车场,一眼就看见杜款款,穿着踝靴站在他车边,鞋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地板。

岳流苏下意识挽住胡松拓的胳膊,被他不着痕迹地拿下。他急匆匆走向杜款款:“你站这干吗?”

问得太急,杜款款又看他和岳流苏一道来,就显得好像是质问。

她的眼泪在他这里憋不住。

“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胡松拓看她满脸委屈,有点想笑。

真的,成年之后,他很少见她为生活里的事哭,只有看书的时候偶尔眼泪汪汪。杜款款说:“哭戏拍得太多,眼睛都要瞎了。”她甚至能按导演的要求在指定的台词落下第一颗眼泪。

可现在她哭得一点也不好看,眼泪是涌上来的,不管不顾地咧开嘴号啕大哭,涕泗横流。

胡松拓翻翻口袋没摸到纸巾,就直接用手抹掉她的眼泪,过了一会连鼻涕都下来了,他只好拿衣袖去擦,居然还有粉底,擦得他两个袖口惨不忍睹。

杜款款平复了一点,又看看站得一步远的岳流苏,自己狠狠地揉了揉眼睛,眼眶通红,“我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,而且是我先提出的,我当时以为跟你分开我会更好过,但是现在我后悔了。”

她是去见岳流苏之前轻轻地拍了一层气垫,为了看起来不那么落魄,现在几乎都被泪水冲掉,一张脸在停车场昏暗的灯光下显得非常干净,又很苍白,仿佛十分纤弱,轻轻一碰就要碎掉。

“我知道我没有立场指责你。就算你立刻跟其他的女人结婚,也没有任何一点道德上的瑕疵。”

胡松拓一头雾水: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

“我就是告诉你。”她缓缓地说,十分坚定,“跟你分手,我后悔了。”

这又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。

岳流苏对她翻个白眼。

“难道你以为我永远都被你握在手里,所以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?”胡松拓放弃给她擦眼泪的浩大工程,没好气地说,“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放弃我?”

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,你不能放弃我。

但是杜款款的回答在他意料外:“我只是有会失去你的预感,才先发制人。”

“我非常后悔。如果我们晚一点遇到就好了,之前的十年,我把恋爱的力气都花光了,只剩下无止尽的患得患失,今天我失去你,只是觉得结局终于来了。”她停止哭泣,好一会才问,“你会跟我结婚吗?”

胡松拓哑口无言。

杜款款轻轻推开胡松拓,后退一步。

“虽然现在说这些都没有用,但是跟你分手,我后悔了。”她重复一遍,又果断地继续说,“可是后悔也是我自己的事,我们真的分手了,我认了。就算我还喜欢你,但我没法跟你在一起了。这样计较得失的我自己,让我痛恨。让我变成这样的你,也令人痛恨。”

“我和岳流苏……”

“求你别解释。”杜款款两只手握拳,在空中一挥,“我不管你和她发生了什么,我都不想接受。而且区区一个岳流苏,没资格破坏我们的感情。我们分手,只能是我们之间的问题。”

“我说完了。”她扭头就走。

岳流苏堵在她面前,杜款款极不耐烦:“没你的事。”

“杜款款!”胡松拓急了,长腿一跨拉住她,开口却突然没了底气,“我们……结婚啊。”

明明是最后的挽留,听起来却像是疑问。

杜款款惨然一笑:“十年后吗?”

她还是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