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能源

可再生能源目标:4.8亿吨标准煤

2020-08-01 05:44:41

  “我国要继续大规模发展可再生能源,必须创造新的条件实现一些突破。如果现有的电力运行机制不做调整,电网容纳更多风电、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问题就解决不了,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就会遭遇‘瓶颈’。”

  ——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

  ●到2015年,风电将达到1亿千瓦,年发电量1900亿千瓦时,其中海上风电500万千瓦;太阳能发电将达到1500万千瓦,年发电量200亿千瓦时

  ●到2015年,中国将努力建立有竞争性的可再生能源产业体系,风电、太阳能、生物质能、太阳能热利用及核电等非化石能源开发总量将达到4.8亿吨标准煤

  可再生能源发展“十二五”规划露真容。12月15日,在中国可再生能源规模化发展项目一期总结会上,国家能源局透露,到2015年,中国将努力建立有竞争性的可再生能源产业体系,风电、太阳能等非化石能源开发总量将达到4.8亿吨标准煤。

  4.8亿吨标准煤,意味着占15%能源消耗总量。“从这一目标来看,体现了政府鼓励清洁能源规模化发展的良好愿望。”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分析。不过,他认为,实现这一规划的难度并不小。

  建有竞争力产业体系

  会上,国家能源局相关人士介绍称,可再生能源“十二五”规划具体目标已初步确定:到2015年,风电将达到1亿千瓦,年发电量1900亿千瓦时,其中海上风电500万千瓦;太阳能发电将达到1500万千瓦,年发电量200亿千瓦时;加上生物质能、太阳能热利用以及核电等,2015年非化石能源开发总量将达到4.8亿吨标准煤。

  “从这数据来看,无论风能还是太阳能目标都有所提高。”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宋亮对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分析。此前,关于“十二五”时期风能、太阳能的发展目标,业界众说纷纭。曾有媒体报道,“十二五”时期太阳能装机容量规划目标为1000万千瓦。

  对此,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解释称,“十二五”期间,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要在规模和基本产业链条形成的基础上,在质量上实现飞跃,建立有竞争力的产业体系。

  这对“风光”不再的业界来说,属于重大利好。阿特斯阳光电力市场部经理李茂向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“国内太阳能市场的扩大,对于‘寒冬’中的光伏产业来说非常重要。”此前,美国对中国光伏双反案带来的裁定,以及欧洲市场的萎缩,都给快速增长中的光伏产业带来刺骨寒意。“国内90%的光伏产品出口欧美,而国内市场份额一直较小,政府提高规划目标,有助于拓展国内下游需求”。

  宋亮分析称,“从经济发展角度看,未来能源经济引领新经济时代,而有竞争力的可再生能源产业体系的建立,将为中国的经济转型及成长提供新的增长点。”

  成本高问题短期难解决

  不过,林伯强认为,上述可再生能源“十二五”规划或许会遇到不小挑战。

  “如果包括核电的话,那么4.8亿吨标准煤的目标完全没有问题。”林伯强对“十二五”期间能否按时保质保量完成核电建设持保留态度。他认为,受日本核事故影响,此前定下的核电发展时间表可能将随之延后,近年来的核电跃进现象也将终结。“目前中国核电装机容量还不到1000万千瓦,加之紧缩政策,能不能完成这一目标尚难确定。”

  此外,问题还在于可再生能源的成本。据了解,国家能源局相关人士曾在总结会上表示,2015年以后,我国可再生能源的经济性可以有很大改善,可再生能源可以具备和其他常规能源同样的价格水平。对此,林伯强难以赞同:“就连不那么清洁的煤炭都让电企觉得发电成本高,毫无疑问,清洁能源成本肯定高。成本一高,电网企业就会失去积极性,导致可再生能源发电并网难。”他认为,尽管国家目前支持可再生能源规模化,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成本,但可再生能源成本高问题,很难在短期内解决。

  宋亮也持相同观点。“一方面是配套设施不健全,另一方面产业发展所需的软环境建设相对滞后。”他解释,由于缺乏智能电网,加之能源价格市场化推进缓慢,造成国内风电等可再生能源产能相对过剩的局面。“只有并网发电了,才能产生效益,追加投资”。

  新能源电力配额制将推行

  值得注意的是,为解决可再生能源发电并网难题,国家能源局透露下一步将推出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。

  12月15日,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表示,要继续制定和完善可再生能源政策设计,特别是配额制、交易制度。配额制,即要求电网企业的全部发电量中,来自于可再生能源的发电量必须达到一定比例。而中国目前一直实行的是可再生能源上网固定电价。

  “针对可再生能源成本过高的问题,国家之前用的都是补贴这种软办法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此次决定推出配额制,是以一种硬办法来扶持成本过高的可再生能源。”林伯强向记者解释。据介绍,如果现有的电力运行机制不做调整,电网容纳更多风电、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问题就解决不了,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就会遭遇“瓶颈”。

  不过,配额制目前仍未有更多消息。“配额是强制性的,可能会增加成本。具体得看到时候推出的配额制有无可操作性。”林伯强认为,这取决于如何划定配额比例。

  “配额制能在电网不足的情况下,调控可再生能源优先并网,但这只是缓解并网难的一时之策。”宋亮认为,只有在智能电网覆盖全国后,才能彻底解决并网难的问题。(记者 史燕君 实习生 李柯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