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综艺频道

北野武放言押尾学应被判死刑 六年求刑太轻

2020-08-01 05:24:30

  涉嫌在去年8月一起服用了合成麻药MDMA的女性友人田中香织出现药物中毒时见死不救而导致后者死亡——违反保护责任者遗弃致死罪被起诉的日本男星押尾学一案在9月14日终审。检察方提出“被告为了保护自己而对女受害人见死不救的行为恶劣”,向法庭提出了求刑六年的总结陈述。六年刑罚已经把去年判决的缓刑(一年零六个月的惩役)算在里边,相关法律界的专业人士提出了“求刑六年太轻”的异议。最终的判决结果将在东京时间17日下午3点宣布。

  14日举行的“押尾学见死不救案”的第七次庭审。检察侧的论告中指出:“如果及时叫专么的医生来急救的话可以挽回被害人的性命。被告人为了不失去工作和家人最终没有通报119来抢救,这种行为明显是‘不保护’”。并且批判押尾有经常服用药物的习惯“再犯的可能性很高”言被告在这次的审判中有很多不合理的(漏洞百出的)辩解,“而且全程没有反省的态度”。

  检察方做出六年的求刑决定。去年11月,押尾就因为违反麻药取缔(使用)法而获判惩役一年零六个月,缓期五年执行。17日如果被裁决有罪的话,之前的这次的缓刑将会自动取消,检察侧表示六年的求刑已经包括加入去年的这一裁决在里边“参照了以往类似案件的操作”。

  涉及毒品的违反保护责任者遗弃致死罪的1989年的一宗案件中,有劝少女注射了兴奋剂的男人,在少女陷入错乱(药物中毒)状态时害怕自己吸毒行为遭揭而对少女见死不救导致其不治身亡,检察最初求刑八年,最终法庭判了六年实刑。

  根据日本法律,违反“保护责任者遗弃罪”的判刑通常在五年以下,“保护责任者遗弃罪”和“保护责任者遗弃致死罪”之间的裁决判罚尺度向来是法律界颇具争议性的地方。原东京地检检事大泽孝征律师表示“(在押尾学这桩案件上)我原本预想检察会做出十年左右的求刑,六年求刑出乎我的意料,太轻了。作为检察方的见地我不太能理解”。他分析,和1989年的案件相比,本案中的女死者田中香织虽然是自己服食了药物,但1989年当时的最高刑罚是十五年,现在则提到了最高二十年的判罚,不能简单地把两个案件相提并论”。而且大泽还提出第二点质疑,这次的“见死不救案”专门和去年10月的“麻药使用案”分开,独立进行审理“检察方其实根本不需要顾虑‘麻药使用案’的裁决结果,应该就这个案的性质来单独作出求刑结论”。

  被告人押尾在14日最后的陈述中镇定地再次表明“我绝对没有对田中香织做出见死不救的事情”,辩护律师也为其辩护“押尾当时有拼命帮田中作人工呼吸和心脏按摩等急救措施,并没有对田中放置不理”,否认了保护责任者遗弃致死和让渡多毒两项罪名。为了能让众裁判员容易理解,辩护律师一方还特意将主张做成了显示器放映的形式。

  东京地裁改变原本15日休息的决定在14、15和16日连续三天举行全天评议的决定,最终的裁决结果将在17日宣布。

  另外,今天发行的《东京体育报》头版报道了名誉编辑著名导演兼搞笑艺人北野武对此案的评论,向来发言犀利的北野再次语出惊人“没有比这家伙(押尾)更坏的人。如果是我的话,根本不会顾及理什么裁判,直接判他死刑!”。